<listing id="lpt1v"><cite id="lpt1v"><ruby id="lpt1v"></ruby></cite></listing>
<var id="lpt1v"><strike id="lpt1v"></strike></var>
<var id="lpt1v"><strike id="lpt1v"></strike></var>
<listing id="lpt1v"></listing>
<var id="lpt1v"><strike id="lpt1v"><listing id="lpt1v"></listing></strike></var>
<var id="lpt1v"><strike id="lpt1v"></strike></var>
<cite id="lpt1v"><strike id="lpt1v"><thead id="lpt1v"></thead></strike></cite>
<var id="lpt1v"></var><var id="lpt1v"><video id="lpt1v"></video></var>
<var id="lpt1v"><strike id="lpt1v"><listing id="lpt1v"></listing></strike></var>
<cite id="lpt1v"><video id="lpt1v"><thead id="lpt1v"></thead></video></cite>
<cite id="lpt1v"></cite>

影響有影響力的人

首頁 > 時政 > 省內> 正文

鄱陽湖畔的護鳥故事

編輯: 韓苗來源: 新華社2022-11-17 08:29:06

  站在鄱陽湖畔的江西南昌高新區鯉魚洲紅旗聯圩大堤上,五星白鶴保護小區負責人周海燕看著大堤兩側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象:一側的鄱陽湖因今年持續干旱,變為大片草洲;一側1050畝的白鶴保護小區內,一塊塊藕塘中灌滿著水,許多候鳥在田間嬉戲覓食。

南昌高新區五星白鶴保護小區“為鳥留水”。新華社記者周密攝

  “這是我們在今年鄱陽湖持續干旱下保護候鳥的一個新舉措。”周海燕說。

  鄱陽湖是亞洲最大候鳥越冬地。每年秋冬季節,數十萬只候鳥飛抵鄱陽湖越冬,其中包括白鶴、白枕鶴等珍稀候鳥。

  眼下正值候鳥飛抵鄱陽湖越冬的季節。然而今年6月底以來,鄱陽湖遭遇持續干旱,標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從最高時的19.43米降至目前的6.5米左右。

  為保護越冬候鳥,以往鄱陽湖區不少地方都有“為鳥留食”的故事,五星白鶴保護小區的創辦就是其一。幾年前,這里的一片藕塘引來許多白鶴覓食,并逐漸成為白鶴的棲息地。后來,周海燕和其他愛鳥人士將這些藕塘租下來,建起五星白鶴保護小區,周邊一些稻田也只種不收割,將谷物作為食物留給候鳥,政府按市場糧價補償農民。

?

一群白鶴在南昌高新區五星白鶴保護小區上空飛翔。新華社記者周密攝

  今年干旱少雨,鄱陽湖區又上演著“為鳥留水”的故事。

  “為確保五星白鶴保護小區里有水,前期鄱陽湖能灌到水時,我們提前把藕塘灌滿了水。后來鄱陽湖水位持續下降,我們又在保護小區里打了3口電機井,以地下水來保障藕塘用水。”南昌高新區鯉魚洲管理處黨政辦主任劉華龍說。

  作為鄱陽湖水位下降后形成的子湖泊,碟形湖是候鳥棲息覓食的重要場所,也是“為鳥留水”的重要區域。

  前段時間,都昌縣一些碟形湖水位不斷下降。“我們馬上購置了大功率抽水泵,將鄱陽湖主航道的水抽至碟形湖,不到20天水位就提升了28厘米,促進了碟形湖內魚類、螺蚌的繁育和沉水植物的生長,為候鳥棲息覓食營造了適生空間。”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李躍說。

都昌縣候鳥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用水泵將鄱陽湖主航道的水抽至人工水渠并輸入至碟形湖中。新華社記者萬象攝

  劉華龍說:“候鳥是自然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保護候鳥就是保護生態,‘為鳥留水’是為了給未來留下更好的生態環境。”

  江西省科學院生物資源研究所研究員戴年華說,不論“為鳥留食”還是“為鳥留水”,鄱陽湖畔一個個鮮活的護鳥故事,反映了從“人鳥相爭”到“人鳥相親”的可喜變化以及生態文明理念的落地生根,繪就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畫卷。

凯发网址